要是殺了你可以讓我女兒重新活過來    我寧願變成殺人犯也要殺你千百次 

但是這對我女兒來說一點用也沒有   所以我選擇原諒你

以下有雷

 

 

 

 

 

 

 

 

 

 

文熙俊是一位美術教授

十五歲的時候被自己的表哥強暴

媽媽不但沒有替她討回公道    還責怪說是她的錯 要替自己感到羞辱

熙俊從此之後便極度憎恨自己的媽媽

人生變得沒有意義

無法相信別人 也無法愛別人 愛自己

 

 

全允秀   一個隨時都會被處死的死刑犯

是一個從小被父母拋棄的孤兒

和弟弟一起流浪   想替弟弟買一雙nike鞋

不久後弟弟因為生病沒錢去看醫生而死在街頭

長大之後 允秀認識了一位在理髮廳工作的女孩

兩個人彼此相愛   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義

 

但是後來那女孩生病了   需要龐大的醫療費

於是允秀便和好友約好要一起去認識的有錢人家偷東西

原本只是想偷東西就走人

但允秀的朋友突然發瘋的連殺了女主人和她女兒

允秀嚇傻了

此時一位年輕女幫傭正好走進門

在朋友的唆使下允秀只好馬上殺了她

 

 

 

 

 

 

後來

允秀擔下了殺了三個人的罪刑而變成死刑犯

而他朋友卻只是有期徒刑

 

允秀的弟弟非常喜歡熙俊唱的國歌 (以前在國慶日上唱過)

而負責和允秀聊天的修女monica正好是熙俊的姑姑

於是monica就安排他們兩個見面

 

 

 

允秀和熙俊

兩個不同命運的人

卻有一樣悲慘的人生

 

兩個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像是最討厭清晨

 

當然也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

熙俊是一直自殺但是又一直被救回來

允秀是很想快點死卻又不能自己決定時間

 

 

 

當初被允秀殺害的那個幫傭女孩的媽媽

要求monica讓她見他一面

因為她想原諒他

 

 

女兒年紀輕輕就被殺的痛

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可以忘掉

 

"要是殺了你可以讓我女兒重新活過來  我寧願變成殺人犯也要殺你千百次 

                               但是這對我女兒來說一點用也沒有  所以我選擇原諒你"

 

 

 

 

雖然心裡恨他恨得要死

但是還是摸摸他的頭說要好好活下去

 

好矛盾喔

 

 

 

 

允秀一直都覺得很對不起那女孩和她的媽媽

夜裡每天都在做噩夢不斷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每個星期四的十點到十一點

熙俊都會去找允秀聊聊天

 

熙俊替允秀拍著各式各樣的風景照

讓他可以看到一些他還沒來得及去經歷的事

其中的一張照片

熙俊專注的拍著櫥窗裡精緻的蛋糕

玻璃反射出她的臉

 

這是允秀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他在下面寫著

 

星期四10點到11點

我們的幸福時光

 

 

 

 

 

 

 

 

 

熙俊也終於說出了她15歲那年被強暴的事

那是她第一次說出來

"原本以為說出來會痛苦到死掉  但是我現在覺得很好"

 

 

 

 

 

可能吧 在一個死刑犯面前

沒有什麼事是不能講的

 

 

 

 

死刑犯是最適合傾聽秘密的人

 

 

 

 

允秀也跟熙俊說了當初他犯下的那個事件的事實

熙俊希望能替他翻案

但是一個被判死刑的人哪有那麼容易就可以翻案的

 

 

 

 

 

 

 

 

 

在監獄裡當死刑犯最可怕的事莫過於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天會死

沒有未來只能等死

不能事先準備只能等死

 

 

 

 

 

 

允秀說 下禮拜是他生日   他想要一雙nike鞋

熙俊答應他說會幫他買

 

 

 

 

 

隔天

 

 

 

"全允秀 有你的訪客"

 

(整間寢室的人開心的在一起吃飯中)

 

"怎麼會呢 今天又不是星期四"

 

"全允秀 有你的訪客    做好準備吧"

 

 

 

 

 

 

 

 

 

 

"我.......今天死嗎?"

 

 

 

 

 

 

 

 

 

 

"我可以把這個吃完再走嗎?'

 

 

 

 

 

 

 噢 我從這裡就開始無止盡的大哭

 

 

 

 

 

 

 

熙俊知道允秀要接受死刑之後去醫院看她媽媽

她要原諒她   雖然很恨她但是還是要原諒她

她要她好好活下去

因為她想要看到奇蹟 

 

 

 

 

 

 

 

 

 

 

 

 

 

 

"我以為那天到來我會害怕得要死  但是我現在他媽的一點感覺也沒有"

 

 

 

 

 

 

 

 

 

 

 

 

 

 

 

走去接受死刑的路看起來是多麼冷的令人害怕

允秀雙腳發軟

 

 

兩名警察架著他往前走

 

途中他的一隻鞋子掉了

 

 

"等一下"

 

 

 

 

 

警察放開他讓他去把鞋子穿好

 

 

 

 

 

 

這一幕又讓我哭到不行

 

 

 

 

 

 

 

 

 

 

 

 

到了刑椅上

允秀異常的冷靜

確認好姓名和出生地

 

執法者問他還有沒有話要說

 

 

他感謝照顧他的警察

感謝神父感謝修女

感謝熙俊

 

感謝他們在他糟到不行的人生中還能有最後一點點的愛和溫暖

感謝他們讓他還擁有一些簡單對他來說卻遙不可及幸福

 

 

 

 

 

熙俊也在場   哭著

但是允秀看不到她

 

 

 

 

 

 

 

 

到了行刑的時候

拉上布幕

 

 

允秀開始唱國歌

因為以前他和弟弟在無助的時候都是靠唱國歌來消除害怕的感覺

 

 

 

 

 

 

 

 

 

 

 

 

 

蓋上頭套

允秀繼續唱著國歌

邊唱邊哭

 

 

 

"我好害怕怎麼辦 唱國歌也沒用了"

 

 

 

 

 

 

 

 

 

 

後來就行刑了

砰砰兩聲

 

 

 

 

 

對了是類似絞刑的那種

但是是坐著的

 

 

(後面整個就是哭到一直抽搐)

(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捨不得我不知道)

 

 

 

 

 

 

 

 

星期四10點到11點

我們的幸福時光

 

 

 

 

 

 

 

 

 

 

 

 

 

 

 

 

 

 

或許死刑犯都有他的苦衷

或許他們都有悔意

或許殺了他們於事無補

或許被害者家屬都願意原諒他

 

但是礙於法律

還是要一視同仁的殺了他們

 

因為誰能去判斷這個死刑犯是不是真心悔改 是不是不會再犯

誰能保證放他出來不會再有人遇害

 

最保險的方式就是都殺掉

 

簡單 省事 省錢(比起無期徒刑)

或許冷血

但是最有效

 

 

看完這部電影

對於死刑犯的看法有了改變

 

 

如果廢除死刑

那社會能接納他們嗎?

 

 

如果繼續死刑

那假使當事人的家屬願意原諒他呢?

 

 

 

 

 

感覺就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L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